本报讯 (记者 徐赣鹰 通讯员 董震海) “幸好有这样一支特殊的志愿者小分队及时赶到,我的小羊羔得救了!”昨天,面对记者,余杭街道仇山家庭农场业主郑冬明语气中带着激动。

郑冬明说的这支特殊志愿者小分队是什么队伍呢?原来是省、市、区联动组成的科技特派员应急队,这支队伍由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德前带领。之所以郑冬明这么激动,是因为专家组救治了100多只新生羔羊,及时避免了整个湖羊场的一次生存危机。

原来,就在上周,这个湖羊存栏数上千只的养殖场突然出现多只羔羊腹泻、虚脱症状,眼看几天时间内羊羔一只又一只死亡,郑冬明这位省示范型家庭农场场主非常着急。是患上了羔羊痢疾,还是类似于小反刍兽疫的急性病毒性传染病?他连忙向王德前电话求助。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三级科技部门联动响应机制支持下,王德前带领一个科技助农小分队紧急驰援余杭街道下陡门村仇山家庭农场。这支小分队涵盖了家畜繁殖、饲料营养、临床兽医、传染病防治、寄生虫病防治等方面行家里手,可以说是一支特殊的“会诊组”。在做好疫情期自身严格防护的前提下,专家组早早抵达仇山农场,展开工作。专家组询问羊场生产管理和前期治疗用药情况,检查腹泻羔羊生长和母羊健康情况,查看养殖场的卫生条件和玉米青贮料、豆腐渣等饲料原料的储存条件,现场剖检了病死羔羊尸体,采集了病死羔羊肠道内容物、饲料和粪便样本。

经过会诊分析,专家组很快判断出羔羊腹泻源头在母羊,病因在饲料上,由此给出的诊断方案是:用干草料加精料替换单一青贮料以提高母羊营养水平;对羔羊的治疗,采用“补水+止泻+抗生素治疗+补饲全价代乳颗粒料”整体解决方案。查清了病因,还得到了科学环保的“处方”和药物,郑冬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确实,对于他的羊场来说,羊羔成批出症状,必然累及母羊甚至整个羊群。如果施救不及时,后果不堪设想。平时郑冬明勤劳肯干,整个春节期间他每天都在料理着羊场和谷仓。眼下,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渐露曙光,他对自己接下来的销售业务越来越有信心。